宇宙飛行士_洸

王與盾 第七章 有意亦無意(中下) (ALLG,主Noctis/Gladiolus)

哇等到太太更新!感動😭😭

黑流子:

大量劇透 原創設定 小心食用


台上來自兩國的管弦樂團正演奏著以希路斯新王命名的樂曲<Noctis>*,優雅且略帶憂傷的旋律仿佛描繪出希路斯真王被命運所安排下,以平民的身份活過的那一段無憂的時光。


"陛下,為什麼不讓Gladio上來嗎?"Ignis躬身詢問坐在貴賓席的Noctis。


Noctis留意到旁邊的人急切提問而不禁皺起眉頭。


"Ignis你到底怎樣了?這樣急躁不像你,是在擔心Gladio嗎?"Noctis腦海裡浮起今早在樓梯上看到的一切讓他現在內心不太滋味。


當Gladio尷尬的溜出房間裡只剩下Noctis呆滯的站著,他回想對方泛紅的臉和閃縮的琥珀色眼眶,怎麼覺得這個Gladio是自己從來沒見過的,難道是年齡大了的關係?


回想剛才自己的動作的確對Gladio是有點冒犯,任何人都會被嚇了一跳,可是大家都是男人有什麼好害羞了?


在兩人對視的時候,Noctis被琥珀色的眼珠吸魂一樣不能移開,他留意到對方棕色的虹膜裡滲出一些深紅色,一個大男人怎麼會有這種艷麗的眼珠?


不同於Ignis清澈分明的淺綠色和Prompto純樸的淺藍色,Gladio的眼珠可算上比較含有東方氣息,琥珀色的眼珠在路希斯比較少見。


Gladio皺眉的習慣讓人感覺一臉嚴肅,卻掩不住那讓人迷離的琥珀色眼睛。


他明瞭早上的事已經傷害到對方,可是正因為Ardyn只有解放真王之力才可以完全消滅,Noctis不容許自己再犯下大錯,他已經失去了Luna,至少現在還可以拖延著一點時間,他需要趁Ardyn處於虛弱之時逐步消滅對方。


 


我還不想死去,現在這裡,王都的各位都需要我的保護,Noctis暗暗下定決心,隨即注視著台下神色暗淡的Gladio,他不禁咬緊下唇,似乎還默默作出另一個決定。


眼見Noctis情緒深沉的看著台下的人,Ignis仿佛從兩人的眼神中得知了一個驚人的祕密,一個連他們都感到驚訝的祕密。


果然…..他們兩個…..Ignis生平第一次竟然對Noctis感到妒忌,同時也為Lunafreya殿下感到可憐,Noctis一切古怪的行徑他應該一早就發現到才對。


 


就在Noctis和自己遇見Gladio和Cor將軍前,路希斯的真王向自己提出一個要求……




"什麼?你想讓Gladio跟隨在你的身邊?他身為警備隊的隊長,隨時都需要領導士兵訓練和打擊使駭。"Ignis看著坐在辦公石桌後的國王,對方正雙手交叉抵著下巴看著自己驚訝的反應。


"這種事Cor將軍和Iris可以擔任,可是Gladio是真王之盾,他的職責就是在王的身邊,不是嗎?"


Noctis往後靠在價值不菲的純黑色真皮椅上,仍然不解對方為何如此驚奇。


"的確,身為真王之盾是必需在王的身邊保護他,可是在你沉睡的時候,Gladio是被大家推薦成為警備隊隊長一職。論實力的話,將軍才是最佳人選….."


一提到實力兩字,Noctis不禁挑眉看著立得筆直的人,忍不住為Gladio辯護。


"你的意思是我沉睡這十年間,Gladio的實力毫無進展是吧?如果連你都這樣看待他,艾米提亞家族的覺悟在眾民眼中更加不值一提。"


"不…我不是這種意思…."
"這種說話被Gladio聽到的話有多傷人,你應該最明白了吧?"



Noctis站起身取走掛在落地雲石衣架上的披風,從國王統帥的身邊走過並留下一句讓Ignis不解的話。



"Gladio才是我們最想要保護的人。"




隨後直到遇見對面Noctis露出困窘的Gladio,他還以為對方還不習慣這種場合面對一直視如己出的弟弟已變成國王。


到後來發現國王昨天在自己眼皮底下逃出王都大樓,他急切的向Gladio求救,畢竟國王殿下不見了這種事絕不可以向外界洩漏風聲。


接近凌晨才按到收到Gladio的來電說Noctis在他的家裡睡著了,麻煩自己明早再來接走他。聽到這裡Ignis不禁懷疑想起來。


王都大樓一直二十四小時有警衛守備,Noctis想回來根本不成問題,他為什麼不直接叫自己出來接他或者吩咐皇家的司機來載自己呢?


最後Ignis向自己說做國王這份職責太重大讓Noctis想要喘口氣,於是無奈向休假中的Gladio求救,讓他睡在對方的家裡。


在寑室裡的準備睡眠的Ignis還心想是自己迫得對方太緊張而感到愧疚。


可惜事實卻完全相反,國王的心思也只有本人才知曉。


TBC


*FFXV OST裡有一首叫作<NOCTIS>的音樂作為取材。


後記: 
最近FFXV通關了,給我一些想要重拾回寫這篇文的心情。



评论

热度(5)

  1. 宇宙飛行士_洸黑流子 转载了此文字
    哇等到太太更新!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