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飛行士_洸

王與盾 第六章 一夜之間(下) (ALLG,主Noctis/Gladiolus)

嗚嗚現在才看到這麼好吃的糧⋯

不知道太太會不會再更新😭😭😭

黑流子:

大量劇透 原創設定 小心食用


"幫我吹頭髮,你腦子進水了?"


"阿,不可以嗎?"


"唔.....也不是…不行的。"


"那就轉過身吧,側著身子很難幫你吹的。"


Noctis伸手拍一拍沙發的靠背,意示對方背著自己。


"唔…."Gladiolus看著對方手上的吹風機,無奈的轉過身把雙腳放到沙發上,屈起左腳並支起手托著腮。


見到Gladiolus的濕髮,Noctis便按下吹風機的開關,稍微刺耳呼呼聲響徹整個客廳。


髮絲比想像中軟,是Noctis的第一個印象。


他先拿起對方落在左邊的長髮吹著,被水浸透過的棕色髮絲變得更深,接近變成黑棕色。


濕透的髮絲任由Noctis的手指插入而被迫分開,由頭皮散發出熱度的觸感讓他覺得奇異,Noctis握緊吹風機小心翼翼的移到不同位置,亦不敢將風口放得太近以免對方被燙傷。


幫別人吹頭髮也是第一次,對象竟然是Gladio。


Noctis透過手指感受著髮絲逐漸變乾的質感,於是開始隨意的撥弄著對方的髮絲,慢慢徹底吹乾每一寸地方。


"低下頭吧,裡面還沒乾。"


Gladiolus在一片風聲裡隱約聽到對方的話,下意識低著頭露出頸背。


眼見對方安靜的配合讓Noctis心情不錯,好像一隻聽話的大貓一樣,於是把手伸到接近頸側的位置,想要掀開藏在裡面的濕髮卻惹得身下的人微微顫抖著。


看到Gladiolus低頭露出突起的椎骨,線條分明的背肌和刺滿整個背部的鷹翼,隨著自己觸碰到頸部細膩的肌肉而哆嗦著身子。


Noctis心想大概是對方覺得有點癢,於是把垂到頸子兩旁的髮絲執起,隨便吹一下卻留意對方微紅的耳根。


幾經費心Noctis終於把對方的頭髮徹底吹乾,關上吹風機後,Noctis看著對方乾透的髮絲搭在肩胛骨上,前面的瀏海遮掩著Gladiolus的側臉,完全看不到對方的表情。


Noctis注視著對方椎骨上突出的薄肉,突然有一種想要親上去的衝動,而言被自己古怪的想法嚇到的Noctis急忙開起吹風機。


Gladiolus聽到吹風機再次發動的聲音,抬起頭看到對方站在沙發旁亂吹一通,思考了一會後還是伸出手阻止對方。


"我來幫你吧。"


就算吹風機發出的聲音再大,Noctis隨著了解對方的性格裡知道Gladio多半是想幫回自己吹頭髮,就算拒絕也不行了吧。


"好,那麻煩你了。"


Noctis突然的率直讓Gladiolus愣住了,怎麼好像是自己被對方耍了?


最後Gladiolus認命般起身拿走對方手上還開著的吹風機,而Noctis亦自動自覺坐到沙發上,盤起雙腿背對著他。


當Gladiolus碰到對方深藍色的髮絲後,跟外表一樣順滑的藍色髮絲在自己手中安靜的待著,幼細的質感在手指間游走讓他覺得有點癢。


Gladiolus用手輕撫著對方微濕的頭髮,修長有力的手指在Noctis髮間來回穿梭著,開著最小檔的吹風機發出的聲音並不大,卻響徹夜深人靜的客廳。


這種看似平凡卻親密的行為讓兩人不自覺沉淪下去,希望時間能靜止在這一秒。


細慢地磨擦著頭皮的感覺讓Noctis開始起了睡意,跑了一整天的他已經沉醉在Gladiolus溫柔的力度裡,於是開始打瞌睡了。


留意到Noctis的腦勺開始向前傾,Gladiolus下意識伸出手托著對方的頭部以免向前倒,最後對方卻把頭埋在自己的手心裡睡過去了。


"喂,怎麼就這樣睡了…."Gladiolus抬起頭看見掛在牆上的時鐘,已經凌晨1點多了,再低頭看著睡在自己手心裡的Noctis。


Gladiolus關掉握在手裡的吹風機後,便放到旁邊的茶几上。
摸上對方的頭髮確認是否乾透後,便把還睡在手裡的Noctis輕輕按到沙發靠背上,其後走進自己的房間裡取出毛毯。


回到客廳的Gladiolus見到睡在靠背上的男人無意識地扭動身體,似乎是抗議被屈曲著的身體,於是Gladiolus彎下身放平對方整個身體,讓他躺在沙發上。


Gladiolus把礙事的Nocdle君放到另一邊的雙人沙發上,便拿起毛毯幫對方蓋上,隨即走到玄關前關掉所有燈。


再次回到客廳的Gladiolus想要確定對方是否睡得舒服,摸黑的走到沙發前低著頭注視著對方熟睡的臉孔。


從窗外流入的月光把客廳微微照亮,亦照亮了Noctis相貌堂堂的側臉,月色映照下對方原本較白的膚色變得更加蒼白,深藍色的髮絲也被照亮變成寶藍色。


而立之年的Noctis早已經歷過失去親人,愛人的悲痛滲透著一種滄海桑田的感覺,加上每天處理路希斯的大小事務,巨大的壓力令他顯出一絲老態。


堂堂一國之君就這樣睡在別人家的沙發裡,被平民百姓知道一定會笑話他是一個毫不注重儀態的國王。


不過這也許是第一次,亦是最一次,就讓他任性一次吧。


最後Gladiolus低頭吻上對方的額頭,用細如蚊蚋的聲音說了一句話。


TBC


------------------------------------------------------------------


後記 : 終於有進展啦兩位wwwww


所以究竟壯壯說了什麼呢?(喂

闡述紅A這一生的想法、理念⋯太優秀了😭

Bubble Records:

英灵卫宫生前漫画本《The Bright Sun Brings It to Light》.2013年冬绘制,大量私设、不符动画、个人随心之作而已。感谢各位包容地阅读。